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踏莎行•易学与科学玄想》读后
作者:方夷  来源:办公室  访问次数:934  更新时间:2018-3-26

 

《踏莎行科学玄想》读后

 

       

在国际易学联合会2018新春学术交流联谊会上,孙晶会长欣然接受赵安民老师向大会赠送的词作《踏莎行•易学科学玄想》书法作品。随后,赵安民老师更是即兴朗诵之,一时间会场上一片寂静,只闻鸿音绕梁

 

踏莎行•易学与科学玄想

2017年12月24日,国际易联邀请天体物理学家在北京师范大学哲学院举行“引力波•暗物质”学术沙龙有作。

 

太极追寻,昆仑探测,茫茫宇宙能穿越?春风引力浪千层,冬云暗物寒无色。       

头顶星空,心中道德,人生万象何由彻?三生万物化无穷,阴阳交泰恒分蘖。

 

笔者很荣幸,于近日拜读了赵安民老师的新作《踏莎行•易学与科学玄想》,不小心被电击了一下,便忍不住在这里和各位分享一二。

 

赵老师这首《踏莎行•易学与科学玄想》的写作,首先有一个背景和缘起。今年10月份,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了美国LIGO引力波实验室的三位科学家。当月,中国贵州的“天眼”射电天文望远镜与LIGO实验室都宣布:分别通过电磁波和引力波观察到同一个新脉冲星。这种“不可见”的暗物质,和“可见”的明物质同时被“看”到和“听”到,在天体物理学界还是第一次。随后,《自然》杂志又发表了中科院粒子探测卫星“悟空”测绘的宇宙线能谱,显示了可能是暗物质行为的蛛丝马迹。总之,2017年,国内外在引力波和暗物质领域捷报频传。正是在上述背景下,为交流学术信息,交换学术观点,追问“暗物质”、“暗能量”,探寻阴阳之道的新领域,国际易联于2017年12月24日在北京师范大学举办了一个小范围的学术沙龙,邀请在物理学、天文学第一线从事研究和教学的著名专家教授,介绍前沿动态,与易学同道及各界专家学者对话切磋。赵安民老师作为国际易学联合会理事,也应邀参加了本次学术沙龙。《踏莎行•易学与科学玄想》,正是赵老师参加本次会议后所作。

 

中国传统文化浩瀚汪洋,博大精深,但追本溯源,统而言之就是两个字:道和德。用现在的话简单说,道就是自然规律,德就是人类遵循和效仿自然规律做人行事的规范和标准——这其中不仅包括人类如何做好自我,如何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以及如何治理国家,关怀民生,即儒家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且也涵盖了人类社会如何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方方面面都有了。《易经》云:“易有太极,是生两仪(阴阳),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定大业。”《易经》为六经之首,《易经》所宗的太极阴阳之道,又是中华道、德海洋的源头活水。这源头活水,凝聚了华夏老祖先探索天地奥秘的几乎所有的智慧在里面。看似简单,实则奥妙无穷,非车载斗量所能尽言之。所以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里,“太极追寻”,“心中道德”,追寻太极,走进道德,就算是走进家门坐到炕头儿上了。

 

 昆仑山,在新疆西藏之间,西接帕米尔高原,东延入青海境内。山势高峻,多雪峰、冰川,最高峰达7719米。古代神话传说,昆仑山上有瑶池、阆苑、增城等仙境。仙境里自然住着很多神仙,西王母就是其中之一。有关昆仑山的神话传说很多,最著名的就是牵涉到西王母的一些故事。譬如西王母赐后羿不死之药,嫦娥偷吃后飞升到月亮上去;《穆天子传》记载周穆王西游昆仑山,和西王母结下了一段不解的情缘;《汉武帝内传》记载西王母见汉武帝有志学仙,便下凡赠与武帝蟠桃数只,并教给他长生之道。历史上很多神仙譬如姜子牙等,都曾经在昆仑山学道修仙,探索天地奥秘。神话传说,究其本质,其实都是人类在蒙昧时代思考人生万象探索天地奥秘的产物。或许正因为如此,我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也是我国继长城站、中山站之后建立的第三个南极考察站,即被命名为“中国南极昆仑站”。据介绍,之所以使用这个名字,一是因为昆仑山在我国历史文化中具有重要意义,二是因为长城是我国著名的人文景观,中山是取孙中山先生的名字,而昆仑山则是自然景观又兼人文景观,这几个名字相得益彰,相映生辉。此外,该站建在南极大陆的最高点,而昆仑山是中国境内最著名的高山之一,象征着制高点,因此最终入选。不过在这里最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曲探宙介绍说:“在那里(南极大陆的最高点)建立天文观测站,相当于在太空站观测天文,有助于研究暗物质、暗能量。”因此,在这首《踏莎行•易学与科学玄想》中,继开篇“太极追寻”之后,紧随一句“昆仑探测”,作者追昔抚今,俯仰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前虽不见古人,后却有来者,开篇已听到了作者心灵深处的波澜壮阔,气象万千。

 

另外,赵安民老师曾于2012年履职新疆人民出版社副社长(援疆挂职),足迹踏遍天山南北昆仑上下。其诗集《新疆诗稿》,正是反映新疆新貌与西域历史的专题诗词集。其中《黄帝时期西域探险》、《周穆王远巡西域》、《昆仑玉河》等诗词,便直接描述了与昆仑山有关的地理风貌和历史传说。可见,作为易学家和诗人的赵安民老师,在“太极追寻”之后,紧随一句“昆仑探测”,恐怕不仅蕴涵着作者对于我国人民自远古迄今探索天地奥秘艰辛历程的赞美和思考,同时也少不了自己独有的一份幽幽情怀在里面。

 

    “茫茫宇宙能穿越?”这一问,是“太极追寻”之后的苦苦冥思?还是“昆仑探测”所带来的无限感慨?抑或是从远古老祖先那里传来的一声悠悠不绝的呼唤?曾经一百多年积贫积弱落后挨打的中国人民,曾经创造了以太极图(考古已确认属于新石器时代)、浑天仪、地动仪、造纸术、指南针、火药以及胶泥活字印刷术为标志的五千年华夏文明的中国人民,在今天终于走上“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新征程。在航天以及太空探索方面,科学界也是捷报频传。这其中就包括贵州“天眼”射电天文望远镜与LIGO实验室都宣布:分别通过电磁波和引力波观察到同一个新脉冲星。随后,《自然》杂志又发表了中科院粒子探测卫星“悟空”测绘的宇宙线能谱,显示了可能是暗物质行为的蛛丝马迹。2016816日,中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将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发射升空;20176月,“墨子号”实现1203公里光子纠缠,刷新世界纪录;2018122日,“墨子号”成功实现洲际量子密钥分发,并利用共享密钥实现加密数据传输和视频通信,该成果标志着“墨子号”也标志着全人类第一次具备实现洲际量子保密通信的能力。量子卫星首席科学家潘建伟院士说,我国古代科学家墨子最早提出光线沿直线传播,设计了小孔成像实验,奠定了光通信、量子通信的基础。以“墨子”命名量子卫星,将提升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茫茫太空中,迄今为止有中国170多颗卫星在轨运行,正推动着中国向航天强国的目标大步迈进。民族复兴事业的蒸蒸日上,祖国航天以及太空探索方面诸多的骄人成绩,在在都岂能不触动着一个易学家和诗人敏感的神经?于是所有的感慨、追忆和倾诉,在“太极追寻、昆仑探测、茫茫宇宙能穿越?”的拷问和冥思之下,瞬息间激烈爆发,看!贵州“天眼”来了,中科院粒子探测卫星“悟空”来了,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来了!来了,摩肩擦踵争先恐后地来了!来了,相逢在作者的万千思绪中,相逢在《踏莎行•易学与科学玄想》中,相逢在“春风引力浪千层”的时代大潮中,激荡澎湃,撼天动地,高歌猛进!

 

如果说激情在某种程度上是诗人的专利,冷静则注定是易学家的天性。据参加沙龙会议的专家介绍,经初步推算,具有吸引力的暗物质约占宇宙物质总量的22%,具有排斥力的暗能量约占宇宙物质总量的73%,排斥大于吸引,因而会加速宇宙的膨胀。但推算归推算,约占宇宙物质总量95%以上的暗物质、暗能量,迄今为止依然是“不可见”的。虽然可以确定它们不是恒星、行星等星体,但也不是黑洞、尘埃、气体、引力波等。对暗物质、暗能量,目前还只能说是发现了某些蛛丝马迹,远远没有认识到它们的真实面目。另外,所谓暗物质、暗能量并不是黑暗的,也不能将它们想象成“黑不溜秋”的;相反,它们或许应该是透明的,像玻璃一样。因为透明,所以我们看不见。上述种种未知、疑问、困惑,像一个巨大的磁场,牵引着作者在发出了“春风引力浪千层”的讴歌之后,似乎又不得不将目光投向春意盎然气氛热烈的会场之外。时逢元旦临近,会场窗外片片寒云低压,日色灰暗朦胧,“冬云暗物寒无色”,宇宙世界中那些未知的领域,诸如暗物质、暗能量,就像冬云一样遮蔽笼罩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我们通过科学手段所能够看到听到的遥远世界的各种形状、颜色、声音,都是真实的吗?莫非只是一些凌乱破碎的影子?它们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样子?

 

伴随着目光从会议室内投向会议室外,掠过霭霭冬云和灰蒙蒙的日色,此刻,作者的思绪仿佛又从东方飞翔到了西方。德国哲学家、天文学家、星云学说的创立者之一康德(1724-1804),在其哲学著作《实践理性批判》中有一段话:“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更加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顶之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这是人类思想史上最气势磅礴的名言之一,它最终被雕刻在康德的墓碑上,永远伴随在主人身边。由此可见,对于道的追寻、德的思考,是全人类一个共同的命题。道、德,在一代代先哲身上,已经凝聚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头顶星空,心中道德”,作者浮想联翩,追随着思绪的翅膀,在开篇“太极追寻,昆仑探测,茫茫宇宙能穿越?”所引领的激情澎湃跌宕起伏之后,承上启下,遥相呼应,再一次发出了诗人热烈似火的追问:“人生万象何由彻?”

 

但是,“人生万象”以及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世界万千气象都是从哪里来的呢?譬如星空从哪里来?太极从哪里来?昆仑山从哪里来?春风、冬云从哪里来?引力波和暗物质从哪里来?乃至人生悲欢离合从哪里来?“人生万象何由彻?”想彻底弄明白“人生万象”的真实面目,实现“茫茫宇宙能穿越”的宏伟梦想,首先就要弄明白,包括暗物质、暗能量在内的大千世界,从根源或者本源上说都是从哪里来,也就是如何形成的这个问题,无疑是所有先哲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也是道最原始最核心的一个命题。“三生万物化无穷,阴阳交泰恒分蘖。”这最后两句话,便是作者在“头顶星空,心中道德”所开启的辽阔无垠的大屏幕上,从宇宙世界及其万物生成演化的角度,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别有洞天的“道”的世界。

 

《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冲气以为和的“和”,是指太极阴阳二气激荡交合相互作用彼此达成一种动态平衡的存在状态。在易学世界观(道)中,宇宙世界及其万物,包括恒星、行星等天体,包括黑洞、尘埃、气体、引力波,包括暗物质、暗能量,包括春风、冬云、昆仑山,自然也包括人生悲欢离合,无一例外,都是太极阴阳二气在运动变化中激荡交合相互作用(阴阳交)所“化”生形成的产物。这就是气本源论或者说太极本源论思想。大到宇宙世界、天地日月、一山一水,小到一草一木、一虫一鸟、一兽一人,乃至现代科学所揭示的一个分子、一个电子、一个夸克,追其本源,都是一气,都是太极。一物一太极;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天一地皆太极;人小宇宙、宇宙大人身——这几乎都是易学爱好者们的口头禅。中国古人一直抱有“天人合一”的观念,正是建立在气本源论或者说太极本源论的思想基础之上。

 

《易经•地天泰》:“泰,小(阴)往大(阳)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地天泰,究其本质就是太极阴阳交泰。泰,通达之义。地气为阴,天气为阳地气在上,天气在下地气下降,天气上升,彼此激荡交合相互作用,这样天地阴阳二气(太极)的运动变化才能通达顺畅,天地间的万物众生才能“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各自才能求得自身的通达顺畅,平和安宁,所以说“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另外,太极阴阳交泰的地天泰还是十二消息卦之一,所谓三阳开泰,在节气上代表着立春、雨水,一年之计在于春,此时春风吹来,正是万物复苏生长的好时节。 万物复苏生长,自然就会出现植物分蘖的现象。分蘖fēn niè ,禾本科等植物在地面以下或者近地面处萌生分枝。这些分枝萌发于比较膨大而储藏有丰富养分的分蘖节上。直接从主茎基部蘖节上萌发出的称一级分蘖,在一级分蘖基部又萌发新的分蘖芽和不定根,形成次一级分蘖。在条件良好的情况下,可以形成第三级、第四级分蘖。如此一株植物才形成了许多丛生在一起的分枝。《易经》说“一阴一阳之谓道”,又说“生生之谓易”,生生不息、“化无穷”、“恒分蘖”就是易。《易经》:“易有太极,是生两仪(阴阳),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无论一二三,还是一二四八乃至六十四,都蕴涵着太极阴阳二气激荡碰撞分分合合化生万物之义。因此“阴阳交泰恒分蘖”的“恒分蘖”,一方面是形象的描述和赞美了大自然——太极阴阳二气运动变化创造新生事物的脚步,亘万古犹一日,恒久而持续;另一方面也会辐射联想到“春风引力浪千层”一句,以春风吹来植物分蘖万物复苏生长,来比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以及“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生生不息之义,显然是囊括凝聚了上述一系列易学思想和精神。

 

综上所述,结尾两句,“三生万物化无穷,阴阳交泰恒分蘖”,简单说,就是指太极阴阳二气在激荡交合相互作用中,不断实现着通达顺畅动态平衡的和合状态,所谓“保合太和”、“各正性命”(《易经》乾卦彖辞语),从而确保宇宙世界及其万物生生不息,并持续分蘖孳生出各种新事物、新气象、新生命。倘若再考虑到作者今天所处的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新驱动、跨越发展、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繁忙拼搏的豪迈时代,一个日新月异、“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新生事物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的辉煌时代,一个“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崭新时代,结尾这两句话,无疑就会有着更加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倘若说,这一首《踏莎行•易学与科学玄想》的上阕,主要是着墨于“太极追寻,昆仑探测”的抚今追昔的畅想、“春风引力浪千层”的感慨和赞美以及作者内心世界的跌宕回旋波涛起伏,那么下阕,作者则以几近乎自拍照的方式,为我们集中勾勒了身处“三生万物化无穷、阴阳交泰恒分蘖”的伟大时代,一个“头顶星空、心中道德、人生万象何由彻”的易学家和诗人的光辉形象。

 

 从头细细读来,不得不说本诗气魄恢弘广大,取象遍及古今中外,我虽可约略体悟其中些许情味,但若要统揽鉴赏评析,则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只能随诗人思绪,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其实就是先睹为快,而又不吐不快,如此罢了。解读不当之处,还望赵安民老师以及众方家海涵并多多指正之。

 

                                   方夷 呈上

                                     2018年23日

 

 

    《踏莎行》作者介绍:赵安民,字师之。籍贯江西,生于湖南。毕业于北京中医学院医古文专业,获硕士学位。先后任中国书店出版社编辑部主任,线装书局国学(诗词)编辑部主任,新疆人民出版社副社长(援疆挂职),现任中国书籍出版社副总编辑,兼任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书画社社长、天山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常务理事、国际易学联合会理事,易学家,书法家,诗人。著有《周易注解》、《新疆诗稿》等,曾经参与或者主持整理出版有《黄帝内经》、《医心方》、《易经》、《小儿药证直诀》、《千家诗》等诸多古籍图书。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