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唐明邦:《周易》象数对古代科学发展的影响
作者: 唐明邦  来源:办公室  访问次数:640  更新时间:2018-3-17

        

          《周易象数对古代科学发展的影响

                                         唐明邦

 

《周易》这部古代哲学著作,它所阐述的宇宙变化理论和象数思维模式,数千年来对锻炼古代思想家、科学家的理论思维能力和思维方法起过重要作用。许多思想家、科学家在易学思想教养下成长;不少发明创造,同易学思想都有密切联系。

《周易》象数思维模式,同其哲理一样,素为科学家们所信奉。关于《周易》的象和数,《易传》论述道:八卦的产生是圣人观象的结果。“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速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象的实质在象其物,“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关于数,《系辞》则说:“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下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有象有数,《周易》乃成为中国古代的“宇宙代数学”。它蕴涵着相当深刻的数理哲学,可以“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古代科学家借用《周易》取象比类和运数比类的思想方法,进行科学思维锻炼,不无道理。

《周易》象数学,制定种种象数思维模式。黄宗羲《易学象数论》,分析了十一种易象。《四库全书提要》评述该书要旨说:“大旨谓圣人以象示人,有八卦之象、六爻之象,象形之象,爻位之象,反对之象,方位之象,互体之象,七者备而象穷矣。后儒之伪象者,纳甲也,动爻也,卦变也,先天也,四者杂而七者晦矣。故是编崇七象而斥四象。”《易学象数论》前三卷分析象,后三卷分析数,其数包括洪范数、皇极数、六壬、太乙,遁甲等。他认为,“世儒过视象数,以为绝学,故为所欺。”他要一一疏通,加以廓清。黄宗羲对于易学象数,既不一概斥为荒谬,也不盲目推崇。但他未结合易学象数的实际运用,和古代思维发展的历程,比较其得失,分清其主流与支流,作出恰当评价。

易学象数作为一种逻辑思维工具,不妨称为易学逻辑。《淮南子》谓“清明条达,《易》之义也”,利用象数模式的确有“清明条达”的思维效果。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可帮助人们整理杂乱的感觉经验,使之条理化、图式化;利用各种图式结构,把人们观察实验得来的关于事物发展的节律、周期、对称、平衡、相互制约等情景加以规划,某些图式,甚至可以帮助人们进行预测。恩格斯指出:以往自然哲学的特点是,“用理想的、幻想的联系来代替尚未知道的现实的联系,用臆想来补充缺少的事实,用纯粹的想像来填补现实的空白。它在这样做的时候提出了一些天才的思想,预测到一些后来的发现,但是也说出了一些荒唐的见解,这在当时是不可能不这样的”。象数思维影响下的古代自然哲学,大抵如是。

本文就易学象数在古代某些科学技术中的运用,作些介绍因篇幅限制,这里只就易学象数在古代天文、地理中的应用,作详细介绍。易学象数古代科学的发展究竟起了进步作用,还是阻碍作用,值得具体分析对中国古代科学创造起遇“助产婆”作用,值得认真加以研究。

一)、天文借象数显示星移斗转周期地理借象数标志分野坐标系统

易学象数从仰观俯察而来,为天文、地理所借用,是很自然的。实际上人们是以丰富的天文地理知识为基础,用它来进行归纳概括,便于掌握天象运转的周期和地理分野的坐标。

《易传》论述了天文地理同易象、易理的关系,指出:“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不达,后天而奉天时”。人们利用易学象数来规范天文地理知识,正是为了“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天文与历法关系十分密切,观天为了定历,目的在“与四时合其序”。

古代从农耕、畜牧、渔猎出发,普遍重视天象观察,天文知识十分普及,顾炎武说:“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日知录》写道:“‘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户’,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辰’,儿童之谣也”。依北斗七星的斗柄指向定四时,乃西周初年民众常识:“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古代学者,天文观测的兴趣浓厚,“尽则布算,夜则分野”,习以为常。

观测天文,制定历法,需要辅助知识,易学象数成为常用的逻辑符号。《隋书·律历志》论述了天文、历法同易学象数的密切关系,指出:“夫历者,纪阴阳之通变,极往数以知来,可以迎日授时,先天成务者也。然者悬象著明,莫大于二曜;气序循复,无信于四时,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暑迭进而岁成焉。遂能成天地之文,极乾坤之变。……至乃阴阳迭用,刚柔相摩,四象既陈,八卦成列。此乃造文之元始,创历之厥初者欤?”

汉代,《周易》被定为官方教材,太学立有博士专门传授,易学象数知识,十分普及。用象数模式概括天文知识,成为自然的学术倾向。著名经学家郑玄用易学象数纳十二地支和二十八宿,创立“爻辰说”。先以乾坤二卦交错排列,象征太极;其阴阳十二爻纳十二地支。地支布于四方代表四季十二月,再将二十八宿按天文四象,对应于四方。其地支按顺时针方向排列,二十八宿按反时针方向排列(见表一)

十二爻、十二辰、二十八宿对应表(表一)

 

 

 

 

 

 

 

 

 

 

 

 

 

 

 

 

 

 

 

 

 

 

 

 

宿

 

 

 

 

 

 

 

 

 

 

 

 

·

·

·

·

·

·

·

·

 

 

 

 

 

 

 

 

 

 

 

 

 


乾坤爻位、十二辰、二十八宿、州、国分野对应表(表二)

 

 

 

 

 

 

 

 

 

 

 

 

 

 

 

 

 

 

 

 

 

 

 

 

 

 

 

 

 

 

 

 

 

 

 

 

 

 

 

 

 

 

 

 

 

 

 

 

 

 

 

 

 

 

 

 

 

 

 

 

 

·

·

·

·

·

 

·

·

·

 

 

 

 

 

 

 

 

 

 

 

 

 

 

 

 

 

 

 

 

 

 

表一排成圆图,房星在卯(坤六五)居东方;昴星在酉(坤六二)居西方;虚星在子(坤初九)居北方;星星在午(乾九四)居南方,同天文四象相符合。东方苍龙、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斗、牛、女、虚、危、室、壁;西方白虎,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朱雀,井、鬼、柳、星、张、翼、轸。十二地支配二十八宿,足以显示方位和季节,为何还要同象数相联系?古人认为,星移斗转的次序节律,可用地支标志,而其运转的原因,却不足以说明。配上乾坤二卦,方能说明星移斗转是由于乾坤之间阴阳二气的对立、转化,即两种相反势力交互作用的结果,把宇宙间一切变化,看作太极—这一宇宙本体内在矛盾运动的表现。

象数符号,又被古代地理学家借用来标示地理分野。古天文,以乾坤十二爻配十二辰,卯、午、酉、子代表东南西北四方,四方各配七宿,符合古天文学将天球分成十二橘办状天区(见表二),便于观察日、月、五星及其它天象在恒星间的位置的习惯。古地理,则借用天球分区方法,作地理分野,用天上的星宿对应地上的州、国,以体现天地相应的原理。此种天地相应思想,起源甚早。《周礼·春官·保章氏》谓“封域皆有分星”。《史记·天官书》以二十八宿配十二州。《汉书·地理志》更以二十八宿配战国时期的地域名,那时还未同易学象数相结合,天地相应原则纳入易学象数,是汉代象数家。其对应关系如上表二。

制定星宿分野是古代星相家宜扬天人感应的需要,文学家和诗人,沿用之以润饰诗文词藻,遂成家喻户晓。王勃《滕王阁序》:“星分翼轸,地接衡庐。”据《越绝书》,翼轸是南阳、汝阳,淮阳、庐江、豫章,长沙的分野。李白的《蜀道难》诗:“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因蜀道地跨雍益二州,参宿为益州分野,井宿为雍州分野。

将天上星宿同地上州国相对应,就天文说是“分星”,就地理说是“分野”,现在看来价值不大。它反应了古人的一种思维模式,天地人三才统一,可用象数表示。

根据分野说,古人用八卦制定地平坐标系统。子午为经,卯酉为纬,震东、兑西、离南、坎北为四正,对于人们观察不同季节太阳升降的时辰和昼夜之长短,有一定参考价值。《周髀算经》指出:“冬至夜极长,日出辰人申,夏至昼极长,日出寅人戌。”所用地平坐标与此相符。

从卦象上看,震、离、兑、坎四正卦,既代表东、南,西、北四方,又代表春、夏,秋,冬四时,在医学上有一定意义。《素问·异法方宜论》,分析中国四方不同地域医疗卫生的特点说:东方鱼盐之地,民食鱼而嗜咸,多病瘫疽,宜砭石;西方沙石之地,民食华而脂肥,多内病,宜毒叶;北方高寒之地,民乐野处而食乳,藏生寒满,治宜灸灼;南方地下,雾露之所聚,民食腑嗜酸,多病挛痹,宜微针。足见,古人研究四方地域特征,既有生产意义,同医疗卫生关系亦密切。古人研究天文、历法,掌握四时变化,按天地人统一的思维模式,安排作息时间,符合生产要求,也符合养生之道。在研究天文、地理时,借用易学象数是传统文化影响的结果,本不是故弄玄虚。

(二)、历法、物候、针灸、气功古代乐律等借易学象数成就学科

除此之外,历法、物候借象数描述阴阳变化节律;针灸、气功借象数总括天人统一节度古代乐律借象数表徽律吕损益法则等等,《周易》象数与古代科学有着十分深入密的关系。

中国自古以农立国,为了指导农业生产,历代帝王重视历法。《尚书·尧典》记载,帝尧命羲和掌天文,观察日月星辰的出没周期,为民授时。其方法是看不同季节昏时南方中天星象的变比。汉代象数家,将古代长期积累的历法知识,纳入易学象数体系。《选用》周易十二卦卦象,象征十二月阴阳寒暑的消长,倡“十二消息卦”。卦象描绘了四季变化的三个特征。象数家还借用十二消息卦描述七十二候的周期。十二卦七十二爻,每爻主一候。

象数家将物候按象数规律作出整齐排列,使其周期性一目了然,客观上对人们认识物候周期有强化作用。十二消息卦还有利于巩固人们关于自然界运动变化的整体观念。在这一意义上,历法、物候纳入易学象数模式不是徒劳的。

 

《易传》主张,人们生产、生活应“与四时合其序”;《内经》认为人们“法于阴阳,和于数术”,就可寿度百岁。掌握历法同进行农业生产和养生保健息息相关。

医易相通,故医学同象数关系特别密切。《帝王世纪》说:“伏羲画八卦,所以六气、六腑、五行、五脏,阴阳四时,水火升降,得以有象,百病之理,得以有类。”《素问·针解》借洛书九宫数,表征九针。《灵柜》前九篇,亦借九宫数标示九法。《针解》说:“夫一天、二地、三人、四时、五音、六律、七星、八风、九野,身形亦应之。针各有所宜,故曰九针。”中医学强调天人统一,把人同大自然的一切变化,看作相互制约的整体。不只五脏六腑、百脉经络是一有机统一体,人体同自然变化节律亦息息相通。中医五运六气学说(简称运气学说),对这一思想作了具体阐述。所谓“运”,即探索一年五个季节天象和气象运动变化的规律,所谓“六气”,即根据我国的气候区域、气候特征、探索气候变化的规律。除探索季节气候变化的正常节律,还探讨反常的气候变化给人类带来的灾害。

自汉代始,往往律历并称,《汉书·律历志》集其大成。律指乐律,历指历法,二者均被称为术数之学,有共同特点是通过易学象数,进行复杂精密的数学演算。

总之古代象数中的合理内容,有待哲学家、数学家,逻辑学家们共同剖判;弄清易学象数同古代科学的关系,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史,才可能写得更加符合历史实际。国际易联把2018年的研究课题定为“《周易与现代科学”,相信会有许多优秀、创新论文出现,会对现代易学具有历史性的贡献。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