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大衍之数和大衍筮法》学术沙龙成功举行
作者:办公室  来源:国际易学联合会  访问次数:2855  更新时间:2015-7-18

 

《大衍之数和大衍筮法》学术沙龙成功举行

 

7月13日,2015•国际易联•学术沙龙•1•国际易联办公室举行。作为今年系列沙龙学术活动的第一次,其主题设定为“大衍之数和大衍筮法”。

出席沙龙学术活动的共12人。有关专家8人,来自北京及湖南、河北、辽宁等省市。为了参加这次学术活动,各位专家提交了论文并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们是北京周易研究会的李洪俊秘书长,中华思想家联谊会的秦秀忠会长,江苏省周易文化研究会的高工赵沃天,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杨霁晖院长(及助手),湖南省衡阳南华大学讲师郝 军,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文学院副院长李瑞卿教授,河北省馆陶县建筑公司高工安尽奎,辽宁省锦州市学者刘乃民。国际易学联合会办公室主任庞 薇、会计吴青芬参加会议;王国政教授参加并主持了会议。

    赵沃天发言认为,大衍之数起源于古代天文历法。大衍之数五十是京房所言十日、十二辰、二十八宿,是天道运行的五十要素。十日是十天干,十二辰是十二地支,二十八宿是位于黄赤道附近的二十八个星座,统称日月星辰,又称三辰。古人通过观测日月相对于二十八宿的运行创建了历法。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指的是五行。大衍之数的阴阳历法思想和天地之数的五行思想,合为阴阳五行,是创建大衍筮法的依据。

秦秀忠在2009年就发起过专门讨论大衍之数的沙龙,他向大家展示了自己的成果,并阐述了近百万字专著的中心思想和描述宇宙图景的立体模型。

郝 军认为,五十有五的“五”是人本身。四十九象征太极。阴阳排列参差不齐导致阴阳消长永不重复地进行下去置闰和易学都以协调阴阳关系为目的,因此置闰成为易学重要的模拟对象。

李瑞卿说,研究大衍之数问题很有意义,目前相关文章大约二十多篇论文。对于大衍之数的解释有几派意见,但将大衍之数和天地之数混同为一,大约是孔颖达,应该说是有意识的理论建构。认同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的说法,也认同在推衍过程中对早起天文理论的模仿。但目前的理论难点是利用现代数学去解释,为什么是利用48来起卦。

李洪俊介绍了北京周易研究会的活动情况。他说,周易的应用是很广泛的,表现在方方面面,尤其是对人的思维方式有帮助。东西方思维不同,比如西方的绘画用的单点透视,而中国画用的多点透视。观赏长卷《清明上河图》,每一点都可以做中心,构成独立的作品,而西方的油画做不到。

退休高工安尽奎研究易经达四十年之久。他认为大衍之数的“衍”是“生成”的意思。一阴一阳为二,一加二为三,三生万物,才有了大千世界。

    刘乃民介绍了程颐《洪范》《周易·系辞》的论述。他强调:要知道大衍之数,首先要了解天地之数。:天数13579在河图中处于螺旋上升状态,地数246810处于旋转下降状态,天数与地数交互而成千变万化。55数是天数、地数五位相得相合而来的,是用来求时间与空间的,再衍用成卦时就要减掉5数,也就是55-5=50,大衍之数就这样产生了。

    杨霁晖院长分别对大衍演蓍方法即传统“过揲法”和朱熹“挂肋法”进行了比较和介绍,并就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景磐先生之学术贡献进行了论述和评价其理论阐述和精彩的演示博得了与会专家的掌声。

学术沙龙为时一天,在谈笑真理的热烈气氛中结束。大家都感到收获很大,启发良多。而且意犹未尽,希望再次参加类似的学术讨论。

按照今年的活动计划,还将选择大家感兴趣的专题,继续举办小型学术沙龙活动。请大家关注网上通知和新闻。

 

                      国际易学联合会

                          办公室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