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朱彦民:论陈彦雄的国画
作者:朱彦民 陈彦雄  来源: 陈彦雄  访问次数:2952  更新时间:2013-10-27
  

 

 

 诗画合一 相得益彰

——论陈彦雄画

 

朱彦民

 

    我与粤东陈彦雄先生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正如最近已故的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对我师范曾教授的认识经历了大画家、学问家、思想家的三部曲一样,我对彦雄的认识过程,也是一个三部曲。

    今年阳春三月,我应国际易学联合会的邀请,南下广州来到了潮州风景优美的砚峰山淡浮院参加“现代易学沙龙”。通过建筑风水学家王炳中先生的介绍,我认识了前来与会的陈彦雄。这时,我知道了彦雄是个灼幽洞微的易学家。

     会后,陈彦雄和才女常平给我联系,赠与了他们刚刚出版的文集和诗集《生命的天籁》、《御气飞翔》以及《澄江流韵》等。澎湃的激情、飞扬的诗思、华美的词藻与优雅的意境,仿佛又使我回到了八十年代校园文学的青春时代,浪漫而且温馨。这时,我知道了他们又是热情洋溢的作家和诗人。

    再后来,可能是他们上网查到了我的底细,知道我于历史教学和研究之外,还涉猎中国传统书画艺术,于是寄来诗作、散文和易学论著的同时,又陆续给我发来了许多绘画作品供我欣赏。这时,我更知道了他们还是寄意丹青的书画家。

    既已认识,他们就力邀我加盟其组织——中华国际易经书画研究院,还给我加冕了荣誉院长这样一个足以压倒我身的厚重桂冠。我却之不暇,何德何能,堪当此任?然而执著韧性的彦雄等人,硬是将盖着大印的正式证书寄来,说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讨论的结果,不由得我不接受。

    暑期之前,陈彦雄和他领军的中华国际易经书画研究院,邀朋呼友,泛舟品月,浅唱低吟,把酒赋诗,举行了“韩江品月,游艺于仁”的消夏活动。彦雄、常平等人盛情邀请我再来韩江,共襄此事。对这样的活动,我当然怦然心动了。但万里之遥,山川阻隔,虽心向往之,却身不能至。只能抱憾地给他们发来贺信,祝愿他们的活动圆满成功。

    “七月流火”,暑假在即,陈彦雄又发来了热情似火的正式邀请,让我为汕头市宣传部和联通汕头分公司主办的“駝岛新论坛·联通名家讲座”讲演《论书法艺术的自觉时代》。于是,我就有了一年两度下潮州的荣幸。这场讲座非常成功,主办单位的细心周到安排,政府领导的较高级别接待,听讲市民的踊跃精彩互动,新闻媒体的及时全面报道,都令我非常感动。在汕头和南澳岛居停的几天时间,我再一次深深地感受到了潮汕地区的独特风土人情、优美宜人的自然风光以及这块“海滨邹鲁”的深厚文化底蕴。这再次印证了我这样的想法,如此自然环境和如此人文氛围,该地区出现像陈彦雄这样多才多艺、德艺双馨的俊彦之士,何其相宜,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关    于陈彦雄的易学成就和诗词水平,已经有了名家专评,兹不多言。近来,彦雄要结集出版其绘画作品,竟然不弃谫陋,殷殷问序于我,坚辞不获,只得勉强应命,对其绘画作品的文化意蕴和风格特征,略述己见如下:

    我观陈彦雄的绘画,基本上可以归属为文人画。因为彦雄就是一个典型的文人。郁勃的文学才情、勤奋的抒怀歌吟,再加上博览群书、中西通贯,基本上奠定了彦雄给予世人的一个文人才士形象。渊博的知识结构和深厚的学养基础,自然在其绘画中有所体现、有所展露。不管是设景构图还是点染皴擦抑且意蕴创造,均是这种所谓充盈于内,而有不得不勃发于外者。当然这种体现和展露都是潜移默化的,自然而然的。

    彦雄的绘画大多数是山水画和人物画,而山水画和人物画是绘画行当中最难并最能体现一个人画功的门类。与一般文人墨客喜欢选择花鸟画入手的玩票作派明显不同,彦雄这样的选择,恐怕一方面是他真正喜欢绘画艺术,而另一方面则是他知难而进的性格使然。

    彦雄是一位既重视题材内容,又重视绘画内容的画家。他的人物画不但在题材上表现了人,而且还在精神上表现了人,是对造型美、意境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优秀艺术作品。其人物作品面部刻划具微,清丽淡雅,维肖维妙,画面浑润华美,意境深远,作品注重对心灵的内在表现,为中国人物画艺术的创新和返本做出了一定的努力和探索。
     中国古代的山水画,滥觞于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独立发展,五代北宋之时趋于成熟,终于成为中国绘画大家庭中的重要画科。一个时代的山水画成就,基本上就代表了这个时代绘画艺术的最高水平。近代以来,岭南山水画以高剑父兄弟、关山月、黎雄才等著名画家为代表,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地方画风,声誉远播。彦雄的青绿山水画无疑受到了岭南画派诸大家的影响,大胆融合了传统绘画多种技法,又借鉴西洋画艺,注重透视和立体感,设色自然,构图新奇,从而形成了笔法多变、色彩淡雅、寓意深邃、气韵沉雄的自家风貌。

    彦雄的山水画,从画面景象来看,既有粤东海滨山川的景色之美,以率意而沉着的笔触勾勒群峰连绵、青嶂烟岚的壮阔大气;又有江南水乡风光的秀韵之态,用清朗润泽的笔调,状写烟雨耕稼、牧童短笛的山野景致。既有着力皴擦、密密匝匝的率意,极力表现画家倾泻于深涧密林的诗意与激情,又有精写细描、温婉雅致的整饬,刻意营建画家寄托理想的和谐静谧、气息温馨的精神家园。既能胎息传统,有古典山水画的意境和韵致,又能结合西学修养和现代意识,进行大胆尝试和形式创新,初步达到了“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的艺术境界。

    作为诗人的陈彦雄,自然会将诗词歌赋题写于绘画之上,诗画合一,相得益彰。比如《黄山劲松图》:“晚雨击舟山色浓,苍茫暮霭数声钟。百年岁月悠悠过,古柏风前自郁葱。”又如《青山毓秀图》:“青山毓秀独钟灵,林里泉声云外生。繁华尘洗夕阳隐,闲逸嚣消暮鸟鸣。”再如《空明万壑图》:“笔墨寥寥意境成,群峰隐隐浸空明。曲流宛转回塘映,春色迷离万壑清。”泼墨画就,掷笔诗成。这是怎样一种令人神往的艺术境界啊。于画面题写古体诗之外,彦雄还曾经写过一首题画的现代诗,名为《生命的春天》,也极能反映其绘画的文化意蕴和其部分意境:“空朦的山色是水墨的线条,深浅浓淡勾勒出一幅江南水乡图。绿树清流共享大地的妩媚,阳光穿过性灵的芦苇,拉开了思想的广度,忘不掉永恒的旋律,带不走故乡的记忆。沉淀的旧事如同一壁古墙,刻满丝丝缕缕的风尘,搀合在江南水乡的梦里。”好一幅江南水乡的醉墨图,正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两者接合处直如羚羊挂角,了无痕迹,真不知诗句是画,还是画境是诗。

    在陈彦雄的山水画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表现“红头船”题材的。“红头船”是潮汕地区特有的一种历史文化现象。这里虽然山水相依,风景独好,但耕地较少,又人口众多,丰岁不饱,灾年饥荒。于是为了谋生,许多人乘坐这种代表着“吉祥好运”的“红头船”,背井离乡,漂洋过海,出卖苦力,艰难谋生。勤劳、坚韧的潮汕人,经过长时间的海外打拼,省吃俭用,积累金钱,寄回家乡,捐资助学,兴办公益。这就是为什么这一地区有那么多的侨办事业和侨资学校。于是“红头船”就成了当地人们出外谋生、衣锦还乡的象征物什。正如他的题《红船出海》诗所云:“鱼贯红船发,开航后浪推。橹鸣通四海,云绕挂双桅。潮语流行处,五洲空念谁?南洋梦满载,游子几时归?”彦雄是个有历史责任感的人,他认为通过对“红头船”的描绘,就是要让后来人记住潮汕先民自强不息、吃苦耐劳、爱国爱乡、热心公益等美德善行,对当代人来说也是一种激励和鞭策。这些画作,也无不寄托着彦雄对生于斯、长于斯的一方热土的感恩与厚爱,对这片乡邦风物和文化传统的钟情与赞美。

    彦雄是我国著名的易学家,对勘舆风水之学有着极高的造诣和较深的研究。自然,他也会将这些独特的地理环境知识自觉不自觉地运用到其绘画创在实践中。对于山水画中的风水观念,古代画家多曾论及。其中以清初四王之一的王原祁最著盛名。王在其 《雨窗漫笔》论画十则”中,有专论山水画中风水形势的文字:“画中龙脉,开合起伏……龙脉为画中气势源头,有斜有正,有浑有碎,有断有续,有隐有现,谓之体也。开合从高至下,宾主历然,有时结聚,有时澹荡,峰回路转,云合水分,俱从此出。起伏由近及远,向背分明,有时高耸,有时平修,欹侧照应,山头、山腹、山足,铢两悉称者,谓之用也。若知有龙脉,而不辨开合起伏,必至拘索失势。知有开合起伏,而不本龙脉,是谓顾子失母。故强扭龙脉则生病,开合逼塞浅露则生病,起伏呆重漏缺则生病。且通幅有开合,分股中亦有开合。通幅有起伏,分股中亦有起伏。尤妙在过接应带间,制其有余,补其不足,使龙之斜正浑碎,隐现断续,活泼泼地于其中,方为真画。”王原祁此论,向来被认为是传统山水画构图的纲领性理论。龙脉者,原为勘舆学用语,所谓“地脉之起伏曰龙(《阴阳二宅全书》)。用在画论中,就是指画中山体的地势走向。王原祁弟子唐岱继承乃师之说,在其《绘画发微》中也称:“主山来龙起伏有环抱,客山朝揖相随,阴阳向背,俱各分明。主峰之胁傍起者,为分龙之脉。”“主山一幅中纲领也,务要崔嵬雄浑,如大君之尊也。群峰拱揖而朝,四面辐辏。”将王原祁的山水画构图理论推到了极致。对于绘画中的堪舆风水之学,著名学者钱钟书先生有精妙的评价:“我国勘舆之学,虽荒诞无稽,而其论山水血脉形势,亦与绘画之同感无异,特为术数所掩耳。……勘舆之道于艺术,犹八股之道于戏剧,是在善简别者不一笔抹杀焉。”(《谈艺录》)慧人只眼,诚哉斯语!

    当年王原祁曾谓:“如能从此参透,则小块积成大块焉,有不臻妙境者乎!”作为卓有成就的易学家陈彦雄,自然能参透山水画与堪舆风水之间的奥妙,故能将其风水画臻于妙境。陈彦雄在其《〈易经〉与文化艺术》一文中,曾经深入浅出地阐明了《易经》与绘画美术的关系。“绘画是一种视觉艺术,其艺术语言要素如线条、形体、明暗、色彩,肌理等;由各种绘画语言要素组成的各种形式结构如构图、比例、韵律、空白、均衡、对称等,无不从《易经》中的‘阴阳平衡原理’得到启示。”“绘画艺术乃墨的艺术,中国画视墨为本色,万色之源,墨为阳性,纸为阴性,合二而一,阴阳之道,太极之美。墨分五色,五色之变无穷无尽,此理同于五音、五行之变。水墨并重,远而无所至也。”陈彦雄不仅创作大量的“易画”、“风水画”,以丰厚的创作实践来体现和印证自己对绘画风水学的理论观点,而且还非常讲究在用绘画装饰家庭建筑时的趋吉避邪、分别宜忌,他称此为“艺术化解矛盾”。我们坚信,随着世人对《易经》这一古典文本认识的深入,将《易经》的哲学原理与国画艺术融合在一起的“易画”和“风水画”,必将福泽社会,利在千秋。所以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期待,具有深厚的易学修养和绘画才能的陈彦雄,也必将在这一领域做出更大的贡献,受到世人普遍的敬重和尊崇。

    《礼记·经解篇》记孔夫子语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洁净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在陈彦雄身上,至少有诗教的温柔敦厚、书教的疏通知远和易教的洁净精微以及礼教的恭俭庄敬,以此综合素质作画为艺,陈彦雄的艺术之舟不恰是风正帆高、彼岸不远了吗?

     在认识彦雄不久,他就给我发来了一首古诗对我多加谬赞,并表达了对交友于我的欣幸和快意。我诗才不敏,现步其原韵,将《答粤东陈彦雄先生》附此,权且以为此序之收束:

 

久闻易界大名扬,

年少悲辛世味尝。

高志何妨龙潜处,

壮怀定会鹤翱翔。

赠持心画酬知己,

吟破青春灿华章。

参透乾坤日月道,

林泉诗酒任尔狂。

 

朱彦民 

2009825 

于津门怀醑堂 

(本文作者为范曾的入室弟子、著名书画家、评论家,南开大学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教授)

                                                                   

 

                                                       (以下:陈彦雄的山水、人物国画作品)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