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建筑风水与居住结缘,演绎和谐人居
作者:陈彦雄  来源:  访问次数:1579  更新时间:2013-5-3
建筑风水与居住结缘,演绎和谐人居
 陈彦雄
 
摘要:中国建筑风水文化是建立在易经文化的基础上,是易学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支。中国建筑风水文化的“灵魂”来源于《易经》的理论,那就是基于“天人合一”、 “神人以和”精髓的建筑风水理论。本文从建筑风水与居住结缘的角度来探讨风水文化在民居上的影响以及中国人如何在建筑风水文化理论指导下完成与大自然和谐的最佳对话。中国建筑风水文化注重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社会环境与自然环境的和谐有序统一。
 
好风水总是生意盎然,使人朝气蓬勃,特别是到名山胜水之处,不禁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快感。由苏东坡“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中有五亩田,花竹秀而野。”便可领略他愉悦欢快的心情,浓郁的诗意,“天人合一”的境界。
人们对风水的认识与重视,应该说从华夏人类走入房屋时便已产生,据史料记载,商周时便有卜宅说。魏晋时风水体系便已初步建立,以晋代郭璞的《葬书》为代表的风水学书籍已经产生。《葬书》首先提出风水概念,并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风水的基本理论与思想体系——“生气说”、“藏风得水说“、“地形藏气说”、“方位说”、“遗体受荫说”等等。《葬书》成了风水理论发展的一个里程碑。
宋朝罗大经在其著作《鹤林玉露》中曾经指出:“古人建都邑,立家室,未曾不择地者。”古人试图通过人为的调整环境以保持人与自然的调和,在长期的实践活动中,形成了“枕山,环水,向屏”的模式。而他们通过“觅龙,察砂,观水,点穴”等四个环节,对地质水文、生态、小气候及环境景观等、择吉建造理想居所。因山可挡风,水可取用,两者的结合处最宜于居住。所以古人认为:“风水必求山水之相向,以生地中之气”。作为古代的一种实用技术,风水历来深受统治阶级与普通老百姓的重视,历朝国家机关均设有官员在风水上进行把关,《大清会典》载有“凡相度风水,遇大功营建,钦天监委官,相阴阳,定方位,取吉兴工,典至重也”。制度化的运作框架,风水思想在古代城市建筑中得到充分的应用。被后世推为风水大师的郭璞曾经帮助整理过南昌城的风水格局,这里有长江巨湖为之浸,有灵岳名山为之镇,襟带江湖,控引荆越,山川灵秀,山水秀怪,形势雄伟。南界五岭,北带九江,东南水陆之会。有诗赞:“南昌城郭枕江烟,漳水悠悠浪拍天。前瞻叠嶂千重阻,却带惊涛万里流”。被后人奉为形势宗鼻祖的杨筠松曾指导赣州城市选择与建设,也留下诗赞“章川贡川结襟来,梅岭桂岭来朝宗”的山水特色。纵观古代城市建筑,大体都是顺应自然,因地制宜,因而构建了一座座形态各异的山水城市,使这些地方成为人居的理想寄所。
 
风水在民居上的影响更是深远,它是世代中国人与大自然和谐对话的最佳形式。他们注重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社会环境与自然环境的和谐有序统一。
在人文发达,古意盎然的潮汕,更是风水学的沃土。潮汕文化来自中原,发源于中原的风水文化随着“河佬”与“福佬”的大量涌入而在潮汕遍地开花,而据说他们大量的南迁也与寻找“风水宝地”有关。风水学说,说到最终,它处于主导的内容就是它是中国人追求理想居住环境和理想心态环境的一个代名词。不远万里来到潮汕平原的先人,也为的是寻找一处安居乐业的净土。而潮汕平原本身就是一个“山环水抱必有气”的最佳环境。莲花山脉和从它两边伸出的大南山,南阳山脉,三山环绕,阻挡了北来的寒冷气流,将台湾和南海的温暖气流纳入怀抱;韩江、榕江和练江三江一波三曲,盘旋往复,流入大海。出海口处有桑浦山和达濠山,南澳与妈屿诸岛共同护卫这颗南海的明珠,广淼的太平洋和无数的灵山秀水滋养着它美丽的容颜,这里不愧是个水土深厚,寒暑适宜,物华天宝的的人间福地。一批批的移民接踵而至,以风水学为依据,出于休养生息和保护族人等因素,因地制宜,建造了背山面水,沟渠环抱,寨墙环绕的府第,再造小桥流水人家的美好意象。
据嘉庆《潮阳县志》记载:“唐宋以来,创寨皆以其地之势,详作布局。依其局建宅,颇具匠心。”潮汕人有俗谚“在生勿住向北厝, 死后勿葬向北坟”。等等便可见潮人对于风水选址的重视。小时候在乡下居住常常可以听到父辈讲述许多关于达官贵人因找到风水宝地而兴旺发达的故事,更有许多人因为争好地而一掷万金,或大打出手。风水,成了人们追求理想生活,改变生存状况,以及通向福禄绵延王国的金钥匙,相应地,在人杰地灵,人文发达的潮汕,也保留许多古雅的老寨和辉煌的府第,潮汕著名旅外侨商陈慈黉家族在家乡澄海区前美乡建造的大型宅第就是一部中西合璧的“石头史书”。它规模宏大,格局考究,充分体现了明清风水术在东南地区的运用
陈慈黉故居选址位于澄海隆都镇东侧的象山丘陵地,东、南、西三面分别是韩江支干流北溪、南溪、东溪、隆都片海拔3至5米,与整个集美村和三支“大溪涧形成夹送”的龙脉“体势”。在觅龙,察砂和观水中,已处于“金城环抱”的中心穴上。而故居宅第周围的建筑环境,左有小溪蜿蜒流过,如玉带飘逸,涟涟波光溢翠流金,右有前美村的主干道到处穿行,前有矩型大塘,荷叶田田,清香萦怀,也符合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的较理想格局,加之陈慈黉故居宅基呈正方形和略矩形,由此也界定了陈慈黉故居在风水上的独领风骚。用现代科学和美学观念来分析,也不失理想居所。流水既有利于农田灌溉,也可水产养殖,既可纳凉风闻荷香,四野开阔则能够有很好的日照和赏景抒怀,萌发“天人合一”的清朗。
也许是天意,也许是人为,总之,陈氏家族在二战期间已成“泰华八大财团之首”,“富甲南洋”,他们爱国爱乡,心系华夏,尤令潮人钦佩,而至今家族运转六代,依然长盛不衰,后劲十足,古人云“一德、二命、三风水”,看来应是不虚。
风水在应用过程中因为一些江湖术士的的招摇撞骗而难免披上一些迷信的成份。但风水选址中许多科学的内容,还是值得我们去探索和研究的。从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人类为了生存繁衍,不断与环境相互作用,从自然中吸取养份,并进行物质交换。科学家精确测出人体各类器官和组织中有九十多种元素,其中有六十多种元素在人体内的平均含量同地壳中的平均含量相似,这些元素在人体血液和地壳中的平均含量的丰度曲线几乎吻合。这是因为在漫长的过程中,人类的新陈代谢与环境进行物质交换,年代久远之后,终于达到了动态平衡。古人对这些精确的数字并不懂,但却很早地认为人与自然不可分割,崇尚“天人合一”的哲学观, 行为做事尽可能遵守自然的法则或规律,认为应该顺应自然,借自然之力,“制天命而用之”,最终达到“无为无不为”的自由。
 风水不单在中国受到出神入化的应用,在东南亚、英美和俄罗斯等国,风水也有它广泛的市场。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中国,他带回的是《易经》。莫斯科的城市布局,也吻合发源于《易经》的风水术。
莫斯科位于我国的西北方向,在风水学中,北方位为玄武,由龟蛇环绕而成。而审察莫斯科的平面外形,与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玄武有异曲同工之处。克里姆林宫在莫斯科河与乌楚河及其支流交汇处。克里姆林宫处于高岗,宫墙顺河而伸,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河西的开阔地。这一位置的确定,深得东方选址的“依山傍水”之妙,配以巧夺天工的布局,使此城此境有“众星之拱北极,百川之朝东海”之态势。
进入20世纪九十年代,国内外建筑界对风水研究日益增多,他们认为中国风水学是地理学、气象学、生态学、规划学和建筑学等于一体的综合性,系统性很强的古代建筑规划设计理论,在当今工业高度发达的世界,全球生态环日益破坏恶化,一些通博古今,有远见卓识的哲人认为:自然与人不是敌人,而是朋友,势不两立,只能两败俱伤,和而不同方能共存共荣共发展。综观当代,有许多国家、地区借鉴了风水学中的合理因素,并付出实践,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1984年美国学者托得夫妇出版的《生态学设计基础》一书,专门引述了1982年《纽约太阳村会议》上孙保罗的报告说:风水世界观源于对天地的仰观俯察,也包含着深奥的精神感应。它是一种大自然和谐,协调的方法,以便使居住者极其子孙能在聚居出拥有平实的生活。风水学明确指出:居宅、建筑、园林乃至墓地,都要进行基址选择,使基址与地形地貌,风和水的运作相联系。托得夫妇在书中详细地指出了风水与现代太阳能建筑,覆土建筑及地下建筑等生态学建筑形式的种种相同性,然后评价说,风水确实涵有深邃的智慧,使之完全成了亲近大自然,善待大自然的指南。风水的学术思想,逐步影响了美国的整个思想界,让古老的中华传统文化重获生机并向一个更高的层次升华。
 
(作者系国际易联理事,中华国际易经书画研究院院长)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