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易学风水登堂入室
作者:陈继宁  来源:  访问次数:1714  更新时间:2013-5-3
登堂入室
我们人类自古以来便会因为身处屋(室)外而感到恐惧,无论这屋外是山间、田野、海洋,还是都市的街道,都可能潜伏着不可预知的危机。在室外总是充满着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室外可能有熊,有蛇,有缺盖的窨井;有横冲直撞的车辆;有从天而降的杂物;有地图上未曾标记的小路;你可能碰见任何人,而你完全无法预知他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旷野中可能有冰霜雪雨,可能会大寒大暑,同时更对人类存在着心理上的威胁-像人类这样注重个人甚至团体,自诩为“万物之灵”的生物,是无法忍受象大自然那样包括一切、过分充沛的丰盛与母性。这种与自然面对面时“沧海一粟”的微小经验,人们虽觉得一定要有,但多数人或许更希望适可而止就好。
这种面临大环境、大自然的恐惧在都市中反而会更为严重,尤其是一些古老城市,由于是多年文明的累积,它们的复杂性往往不亚于恒古的宇宙。无论是罗马、伊斯坦布尔、开罗或是曼谷,我们只能从远古的方尖碑(obelisk)、蔓延的城墙、倾颓的古堡、干涸的运河来追溯人类文明的兴衰,即便是街道的卵石铺面似乎也在诉说着历史轨迹与古老文化的传说。如上海的城皇庙、杭州的西湖、温州的江心屿等也无一例外。现代化的都市充斥着大量资讯,并以各种具体形式呈现。
在截然不同的自然与城市环境间,仍有中庸之处,在那里人工与自然合二为一。最早的例证,便是花园。直到今日,花园仍有其不可替代的吸引力。虽然它是个开放空间,组成元素与室内环境有许多雷同之处,如:小径如走廊,树木如家具,草皮如地毯,灌木如装饰,观景平台便宛如客厅。它们的组合手法亦有许多类似之处,比如轴线、围合、终点等;追求的目的亦类似:比如分割、发现、过渡和决定等。
花园设计与室内设计中的核心理念就是我们易学的天人合一理念,其影响亦类似:以花园设计为例,人类正在肆无忌惮的破坏自然界的规律,同时越发缺少对自然界的敬畏与友好,从而自然界也就悄悄的破坏人为的创造以及人类生活秩序;以室内设计为例,设计者与使用者(自然与人为)仿佛在彼此竞争,即使这二者可能为同一人。
设计者可由花园学到不少经验(有时我们从相关领域中学习的反而较多)。但花园仍缺乏一件影响我们心理的重要因素—如同之前提及的旷野、城市—它没有屋顶。虽然许多建筑史的书籍往往仅附建筑物外观的照片,但建筑史上真正伟大的建筑物无不具有杰出的室内。最显著的例子便是埃及的金字塔;那些墓室,即便实际上并未被置于较重要的位置,其实在心理上它们往往与金字塔巨大的外观一样重要。而在摩天大楼的时代,许多建筑物不仅外表平庸,室内也缺乏特色。虽说现代一般商业化室内设计乏善可陈,但对我们心里上的影响力仍非建筑物立面所能比拟。这并不是如一般人所认为的,因为我们花较多的时间在室内,更正确的说法是----室内无所不在。我们不仅是在街上经过一间间的室内环境,而是居住其中。而当我们居住于其中时,我们就不再只是一名旁观者,否则根本不能声称对这栋建筑物有所了解。
因此对我们来说,花园或许对我们有所裨益,但不能如室内一般是真正生活的场所。而无论在旷野或在城市,我们永远无法获得被庇护的安全感,所以还是让我们进入室内吧!!!
虽然我们必须经过入口,由外而内进入室内。但对我们的生活体验而言,更基本的经验却是一个由内而外的过程。除了极其少数的一些人外,大部分人毕竟都是诞生于室内,婴幼儿期成长于室内,在室内形成一个体认自身存在的最初经验,而家也成为每个人生命经验中最重要的生活容器。这生活容器——理应是家庭——不是日后其他室内的经验(无论是商业空间、公共空间、银行、运动场或剧院)所能取代的。而这些经验往往也会受我们最初的家居经验所影响,这最初的家居经验无所不在,无论是在记忆里或是做白日梦,都深深的存留在我们的潜意识当中。
这最初的家居经验包含许多——舒适自在的自己房间、属于自己的小角落(也许是钢琴下一个隐蔽的空间)、忙碌的厨房、餐厅的用餐仪式、父母卧房紧闭的房门——这些最初的意象让我们逐渐认知每种室内空间各有其功能。在这儿我们无意讨论先天遗传与后天环境何者较重要,但毕竟我们都曾经历童年,因此当我们进入室内时,或多或少都与前述的家居经验有着密切的联系。
而进入每个室内空间的过程,无论是直接从室外、从大厅,或仅是从走廊,都是我们体验这空间的关键因素。进入任何空间的过程和我们穿越任何边界是一样的。曾有专家针对这点提及:“建筑设计有时必须有内部发展至外部,有时必须由外部发展之内部,这两种看似矛盾的方法所产生的张力,便是建筑之所以成为建筑的原因。既然室内一定和室外不一样,门、墙——室内外变化的临界点——便成为建筑中一切重要事件的发生处。建筑往往肇事于室内和室外的使用及空间的双重力量相交汇之处。”
入口不仅是室内外空间最具象的一个过渡点,在心理上,它亦被期望带有室外场地所感的记忆。因此入口有其在空间心理学上的重要性。在我们跨越这个“圣神的门槛”而进入他人的领域,这种经验往往令人不安。站在入口面对任何可能的外来者,也会令人不安。因此许多民居会在入口处有所过滤。
在西方文化中,室内设计往往避免让使用者直接进入核心空间,无论是谈兴正浓的客厅或是人人各司其职的大办公室。我们需要一个过渡空间,经由这个过渡空间,主人可以稍微窥视外来者,而外来者也可以进入主要空间而稍作准备。我们比较赞同法国建筑大师、设计家勒·柯布西耶对入口的定义:“让我们的心灵远离街上的尘嚣。以及风水学大师郭璞的实际定义:“玄关”。入口之设计亦关乎识别性的建立,举例来说:“从人马杂沓,属于大家的大街….你进入一个‘温州人的家’”,在这里我们一针见血的描述了入口所扮演的角色——它肩负着引介后续空间的角色——透露了入口之内的风格与种类。
因此,在设计入口之前,设计者必须充分了解入口之外所有空间的精髓。这才是设计者进入问题核心的方式——必须掌握全局而非拼凑局部。无论是大厅、前室或接待室,它的设计都关键着后续的空间设计。要掌握这一点,我们必须从整体平面谈起,从空间环境谈起。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