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古人“观象制器”是个伪命题——与欧阳维诚先生商榷《系辞》十三卦
作者:杨吉德  来源:  访问次数:1647  更新时间:2013-5-3
 

古人“观象制器”是个伪命题

——与欧阳维诚先生商榷《系辞》十三卦

杨吉德

摘要:《系辞》十三卦文字古朴,内容多为上古人类发展史上具有纪念意义的人物或事件,所依据的卦象主要为内外卦概念,疑为《易经》前之卦辞。而“观象制器”之说显然违背历史发展规律。

关键词:周易 系辞 十三卦 观象制器 卦象

 

《国际易学研究》第十一辑刊载了欧阳维诚先生的文章《观象制器——中国古代技术学的理论基础》,文中围绕着《系辞》十三卦提出了上古人类“观象制器”这一命题,即上古人类根据易卦象产生了发明的灵感。应该说这一命题也代表了历代周易研究的传统观点,具有普遍性。但笔者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产生这一命题的前提并不存在。历史不能倒置,历史的发展是由生产力的不断进步来推动的,不会观了此象才制彼器;再说十三卦之辞并不是为了表明古人观象制器而写。古有“三易之法”,在夏称作《连山》,在商称作《归藏》,文王写《周易》后,《连山》和《归藏》就消失匿迹了。如果我们仔细阅读《系辞传》,就会发现其中的“十三卦”部分内容意蕴古朴,别具一格,极有可能与《连山》或《归藏》的筮辞有关。其表述的多是上古之事,而且是反映社会发展至某一阶段的标志性人物和事件,如:“包犧氏”、“神农氏”、“黄帝、尧、舜”、“穴居而野处”、“结绳而治”、“刳木为舟”、“重门击柝”,即便是“后世圣人”的事迹,也不晚于商朝中期。关于这些筮辞的来历,从每句话后缀的“盖取诸”看,是在说明其出自于《易经》相对应之卦原有的卦辞。如“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是说服牛乘马等对上古的记载,是来自于随卦原有之卦辞。对此我们可以进一步追问:为什么这些原卦辞一定要写在“盖取诸”之卦中,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内在关联?

我们假设十三卦是原易卦卦辞,要证实这一点就必须理清以下几个方面:原卦辞内容;原筮卦卦象;易经相对应之卦辞含义;易经各筮卦卦象;原卦辞和易经卦辞的关联与区别;原筮卦卦象与易经筮卦卦象的区别。本文将十三卦的分解中分析这些方面,限于篇幅许多问题不能展开论述,主要针对十三卦之辞提出一种观点、一个思路,错误之处恳请方家指正。

1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

这段原卦辞记载了两个方面,一是神农氏后,夏禹之前圣君教化民众的事迹;二是“垂衣裳”,人类文明进化的其中一个标志是穿衣以别男女。《乾》《坤》两卦为纯阴纯阳卦,由纯阴之野蛮变纯阳之文明为盛德大业。如果我们将乾卦和坤卦上下叠在一起,不就是衣裤之形吗,想必这是“垂衣裳”的由来。《易经》卦辞写“乾”“坤”,大体上延续了原卦辞(《系辞》十三卦之辞,下同)盛德大业的内涵,而且爻辞之“龙”也与原卦辞的黄帝有关,如《史记·封禅书》:“黄帝采首山洞,铸鼎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髯下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从者七十余人,龙乃上去。”描写上古圣君黄帝功德圆满,乘龙升天的情景,故《易经》爻辞之“龙”与原卦辞相同,应指的是上古圣君用于上天的交通载体,而不是指人君。

2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

指上古驯服牛马,用于拉车,运载重物。宋书升《周易要义》曰:“古史考,黄帝作车。其号为轩辕以此。”车乘的发明,解决了人们出行及运输中的一大难题,科学技术的进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促进了社会不断发展。《随》卦的卦象  初九为家,九四、九五在外,阳爻内外呼应,有初九离家远行之象。原卦辞写“服牛乘马”,意在反映生产力进步对人们生活的重大影响。《易经》《随》卦以六爻整体取卦象,把阴阳爻看作是互相对立的两种势力,通过阴阳爻力量的对比,重在掌握政治斗争的时机。卦象阳爻占据君、臣、民之位,三阳爻力量胜过了三阴爻,用“随”字,指明了当政治形势已经趋向阳爻政权时,应当毅然决然地追随新生力量。《系辞》和《易经》由同一个筮卦得出两种不同的思想,一是其卦象规则不同,《系辞》看到的是内外阳爻呼应,《易经》看到的是上下阳爻呼应。二是时代主题不同,《系辞》讲的是生产力的进步,《易经》讲的是政治斗争的时机。

需要指出的是,《易经》卦名如“随”字在易经中应作为卦辞来解,是个动态词;在十三卦中“随”字应当单纯看作卦名,是代表这个特定筮卦的符号。因为在文王写《易经》前的这个筮卦的卦辞可能没有“随”字,而文王写《易经》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和政治意图。你要用“随”的概念去解《系辞》之卦,肯定会解错了。

3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涣》。

句子描写了上古之民发明“舟楫”,通过行水路,实现了穿越高山险阻而致远的梦想。“舟楫”和“服牛乘马”的发明,实现了水路两途进行远程交通和运输,沟通了人与人、部族与部族之间的联系,促进了原始文明的交流和发展,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从取象看, ,①内卦为水,重在讲水路;②九二为内卦之主,九五为外卦之主,外卦二阳与内卦之主相距极远,但又为同类,有呼应之象,故有“舟楫”之辞,用舟楫以赴远相聚。《系辞》所言为致远以聚,《易经》写“涣”字,意为由聚而散,一聚一散,源自于对卦象认识的不同。《易经》由于有强烈的叛逆精神,认为内卦外卦各有阳爻居其中,为各有其主。各有其主则互不统领,互不统领为离散之象,故卦辞写“涣”。《讼》卦亦内外各有主,故有“讼”象。《困》卦内卦有主,亦有逃离之象。不过内卦阳爻独居其中方可成象。

《系辞》之《涣》与《随》,两卦皆二阳在外,一阳在内,内卦外卦阳爻相应。《涣》是乘“舟”由内及外;《随》是乘牛车马车由内及外。两卦描写了水陆最为便利的交通方法,使人类远行由梦想变为现实,是人类文明发展阶段的重要体现。两卦取象相近,内容也相近。这两个筮卦都有同类内外呼应之象,描述了因舟车的发明而实现了人类远程的梦想,故写其辞以纪念之。如果说因卦象而发明舟车,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

4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磕》。

这段话意在纪念上古之人以物易物、商品市场的出现,因为商品的出现促进了私有制的发展,意义特别重大。从取象看, 初九、上六二阳在外表示限定一个内部空间,某一个宗族或部落;九四居外卦,市场在城邑之外。“日中”指交易时间;“市”指以物换物的交易形式。其结果是“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易经》《噬磕》仍然把初、上二阳爻看作是特定范围,九四为指事,在原卦辞交易的基础上提出了规范法则。言“噬嗑亨,利用狱”,四爻为宗庙位,是指在宗庙之内的司法诉讼。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社会行为复杂化了,这就需要建立公正的司法机制,以解决各种矛盾和纠纷,从《系辞》的经济基础概念延伸到《易经》的上层建筑概念,是人类主观意象的历史进步。

5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

与《噬磕》卦相同,九四都为指事爻,但由于《豫》卦没有外阳护卫,内外卦就转变成了部族之间的矛盾。九四居外临内,犹如意欲犯境的外族“暴客”,我方应当“重门击柝”,严防敌人来犯,反映了早期的部族战争。《易经》《豫》卦则取六爻卦象,五个阴爻围绕在九四宗庙之前举行祭祀活动。卦辞用“豫”,字义为大象,象是一种击刺格斗术,大象是众人集体演练。文王借《豫》卦卦辞指出,要借用大型宗庙祭祀活动的形式来训练民众的技战水平,以加强民众的战争意识和致胜能力,她体现了周文王高瞻远瞩的战略思想。

6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

弧矢指弓箭。《系辞》所言意在纪念弓矢的发明使君王得以实现威服天下的愿望。弓矢是在夏朝以前发明的。传说夏朝的羿擅长射箭。《山海经·海内经》:“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淮南子·修务篇》:“羿左臂修而善射。”以此推测,本卦辞可能来自夏朝。“弧矢之利,以威天下”包含弧矢和天下两个方面,从卦象分析,二爻至上爻都为反位爻,泛指我欲改变的“天下”。初九为最里一爻,也是唯一的正爻,我为正爻,趋外以威服天下。可以远距离制伏敌人的利器就是弓矢,故此句指的是要以武力征服天下。《易经》《睽》则以上下为卦象,上尊下贱,十天干癸为最末一位,与初九同义,是社会最底层之人。目为观察。目癸合起来就是社会底层群体的世界观。因为初九为正爻,“睽”的含义应该指以初九为主体的无知却又自以为是的人。六个爻辞所描写的都是错误的思想意识。“睽”应该是周文王根据本卦象创造的一个字。其上九爻辞写“先张之弧,后说之弧”似乎意在保留“弧”的旧说。而且有一个细节应引起重视,《系辞》言“弧、矢”,“弧”是射箭的工具,“矢”才是制胜的武器,体现的是内外卦所代表的部族战争;《周易》爻辞只言弧而不言矢,体现了对初九下层民众的戒备。比较来看,《系辞》表达了单纯的部族战争,《易经》表达的是带有阶级歧视的意识形态。

7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万民以察,盖取诸《》。

结绳以记事可以追朔到夏朝以前。文字的出现大约在夏朝初、中期[1],这是记载一段古老的历史。其卦象取上六爻为主体。阳为武功,阴为文治,上六取文治之义。由“结绳”发展至“书契”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伟大贡献,故系辞以纪念之。《易经》卦象则把以九三为中心的五阳之动称为“夬”,不可一世的样子,取用的主体相反。

8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

“栋宇”指屋顶结构。由穴居到屋居标志着人类生活进入了一个新的文明时代。此卦象 取二阴为主体,二阴爻覆盖四阳爻为“栋宇”,为四阳遮挡风雨;《易经》则以四阳爻为主体,国君和国家体制在上两爻属阴,说明阳爻为乌合之众,没有完善的管理体制,卦辞写“大壮”,指以阳爻为代表的新生力量应加强和完善体制建设。

9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盖取诸《大过》。

《大过》卦体  阳爻处在阴爻的包围之中,可以看做是人死去归于阴间。《系辞》借此卦象描述丧葬风俗的演变,亦是世俗文明进步的标志。《易经》则以四阳爻为主体,阳爻被围于阴爻之中,如同人处在黑暗之中,在孤立无援时,首先要考虑如何超越自己的原本能,克服恐惧心理。“大过”是指阳爻所代表的主体如何去超越自我。两者意境不可同日而语。

10作结绳以为罔罟,以佃以渔,盖取诸《離》

渔网的发明改善了古人的生活质量。从筮卦看,有网之形,古人将此卦象看作渔网,写卦辞以纪念渔网的发明。《易经》则在网形卦象的基础上重新定义为“離”,鄙人认为,離之义为蚕茧。其一,蚕茧为丝网之状,符合卦象之形及原卦辞义;其二,離字带隹,蚕可演化为蛾,蛾有翅,而“離”字的太阳义反不知从何而来;其三,蚕死而变蛹,蛹死而变蛾,蛾出而茧弃,符合商周之间新生而旧亡的政权更替的时代特征。《系辞》以卦象之形纪念上古罔罟的发明;《易经》之卦由卦象而延伸至社会发展的普遍性规律。(《易经》卦辞注释可参看网络博客“杨吉德周易讲座”)

11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

所据卦象不详。

12断木为杵,掘地为臼,臼杵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诸《小过》。

臼杵,治米之用。乃上古由狩猎进入农耕的必要条件。《益》卦言“耒耨”,《小过》卦言臼杵,从产米到治米,是进入农耕经济的关键一步,故写辞以纪念之。其卦象以二阳为动,二阳居四阴之中,深入而不过,进口而止,如同杵物于臼中。或是该卦象本身就是石臼之状。《易经》则取四阴为主体,下二阴为贱,上二阴为贵,由下而跃至上是人生的一大跨步,卦辞写“小过”是指阴爻所代表的主体要自己超越自己,由低贱跃升至高贵。

综上所述,可以发现,《系辞》十三卦讲述的都是具有纪念意义的古老传说,体现了人类对生存和发展的思考,这些传说适合哪个筮卦卦象,就记载在那个卦辞中,取用的卦象和表达方式相对简单,应该早于《易经》而不会是战国时代的作品。《易经》卦辞对原卦辞内容有所保留,但主要反映了周文王对商周政治斗争时局的把握和前瞻,思想和文字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卦象规则有相同之处,又相对要复杂的多。现在再去否定“观象制器”说,应该是确定无疑了。

 


[1] 陈梦家谓武丁卜辞代表定型了的汉字的初期,而不是最古的文字,由于武丁文字中的三种基本类型(即象形、假借、形声)还没有发育到完全成熟,所以它处于汉字创始过程的末期,在这之前,汉字至少还有500年左右发展的历史——引吴浩坤 潘悠《中国甲骨学史》97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